#旅行

西班牙素描

旅遊就像是一種景色與人物的不斷變化的過程

西班牙素描

從基本定義上來說,旅行代表的是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,這可以是緯度上的變化,但旅行同時也是體驗各種不同人物,以及景觀的變化。

攝影:NASA 戈達德太空飛行中心

以下是我在生活、旅行,以及在西班牙教英語時偶爾碰到的一些人物所造成的衝擊。

 

邊境巡邏官

攝影:Noborder Network

他從帽子到腰間全身都是海軍藍的軍裝,從護照台下消失後瞬間出現在我眼前。他從未從他的文件堆中抬起頭,也不看人,只是盯著我的文件。過去四個小時,我不斷回想起這個人以及當時的情景。他會問我哪些問題呢,我是否能理解他們,如果無法理解的話會怎樣呢?

攝影:Ian Mackenzie

他不說話,只是點點頭。我繼續下一關,檢查護照。他並沒有蓋章。

 

Carmen

攝影:Africa Mayi Reyes

她一直在等我,就像某個人等了我好幾個月一樣。她以按摩治療維生,並為臨時需要住宿的外國人提供一個安身之處。我們在酒店的大廳見面。她看起來應該有 37 歲的樣子,身材高大,皮膚黝黑,有烏黑頭髮,綠色的眼睛直視你,但不知何故,你訪佛感覺她看的不是你。

攝影:Jacobo Canady

她的公寓可以俯瞰河流,距離一座橋量約 50 碼,我想我至少會在這座橋上拍 100 次照片。整整一個月,我將居住在一間她的公寓外離她 8 歲大兒子一個走廊的約 50 平方英尺的臥室,我猜他兒子現在應該有 11 或 12 歲了,他也應該看過無數陌生人睡在那個房間裡。

 

Jose Maria

攝影: Fran Villena

Jose Maria 是我在 I.E.S 課堂上的麻煩製造者之一。Mediterraneo - 7 年級生,也是最誠摯雞婆的人之一。每天,他都要用髮膠,除了某次他父親與另一個有黑色眼睛的人一起來的那天除外。他扯了一堆謊。他告訴我怎麼回事,他的聲音沉沒低和膽怯,但他的英語已經比之前好了。然後,他開始有點分心,並對他隔壁的學生講了一個笑話。

攝影:Jose Rambaud

La Linea de la Concepcion — 或者比較常見的稱為 La Linea,它的意思是「行」 - 這是我在西班牙前往直布羅陀的最後一站,我來到這裡是為了教英文(或者協助教學)。就本質而言,這裡是一個邊陲小鎮,但這個地方的身份認同強烈 - 或許是其居民的關係 - 這裡是一個混合文化的灰色中間地帶。

 

Anouar

攝影: Gianni Cumbo

Anouar 是摩洛哥半職業衝浪手,他經營 La Linea 當地一間最受歡迎的酒吧。他會講英語,西班牙語,法語和阿拉伯語 - 所有語言都講得很好,至少我這樣覺得。他看起來就像是那種電影中才有的人物,從游泳池中緩慢出現,還會搶走你心愛的女人:身材高挑、手臂粗厚、脖子厚實,彷彿自然對他得天獨厚一般。

攝影: Antonio

他住在一個破舊的公寓裡。他開著一部破舊的麵包車,更糟的是還用房子油漆重新上了漆。但他可能是最善良的人,我永遠不會知道。

 

Rafa

攝影: Jesus Solana

Rafa 是我們房東的兒子,他們是 La Linea 最富有的兩個人,也是我們與他們之間彼此溝通所有資訊的管道。他 19 歲,有著精鍊的肌肉。他非常尊重每個跟他講話的人,因為他會吸收你所講的內容,而不是急著想要推翻你的論點來表達自己的看法。

攝影: Jose Antonio Cartelle

當我們剛搬來時,我發現他的抽屜裡有早已過期翻爛的舊護照,那是我們擺放租金支票的地方。在那照片裡,他可能還不到三歲。一個三歲的孩子怎麼會需要護照?

 

Encarni

攝影:jsayer

Encarni 是我的老師之一的妻子(至於是誰,就不明說了,反正是那個沒有教我,但是我協助教學的老師)。她要我幫她學習英語,但說實話我不知道為什麼。她年近 40 歲,但看起來也許只有 32 歲,她有長長的、紅褐色的頭髮,而一種缺乏自信的感覺反而讓他更顯年輕。她來自 Ronda,每年春天她都要回家協助宰豬。

攝影: Africa Mayi Reyes

有一天,我要她教我開手排車。她同意了。我們前往一個空曠的停車場。我很多次都搞砸了。

 

阿根廷烤肉達人

攝影:Jonathan Willier

他每晚都待在烤具前,他的手臂讓他臉龐看起來更小,他是一個永遠離不開菜刀的人。他烤的肉是最令我醉心的滋味,他總是先把肉切成小方塊。這根我媽媽以前做的一樣。

攝影:Andres Nieto Porras

他非常安靜,安靜到有點嚇人。奇怪的是,當某人給了你一些很有衝擊的東西時,隨著日子的改變,你會發現情緒再也不會隨之起伏了。

 

Mar

攝影:David Figuera

Mar 總是在許願,她能隨時都在塞維利亞。或者,紐約,柏林和巴黎都可以,但至少她還是理性的。她討厭這個小鎮 - 這裡的生活經驗貧乏、缺少好奇感與充滿可預測性。

攝影:Julian Lobo Millan

這是一個從伊比利亞半島延伸到地中海,並與直布羅陀接壤的最後懸崖邊的小鎮;在我童年時,兩大洲的三個國家都比我念高中的學校跟我老家的距離還近;廣闊的大海,將薄薄的文明帶擠壓更為微不足道了。




Pinterest Tumblr

Jason Wire

Jason Wire 在 2010 年畢業於范德比爾特大學,之後花了一年的時間在西班牙寫作與教英語。從那時開始,他就是鬥牛士網路的編輯之一,目前也為 Urban Daddy 寫作。他居住在曼哈頓。
閱讀更多

您在旅行中遇見最有趣的人是誰?



分享您的故事 Instagram

使用湊雜標題 #sandiskstories,即可獲得在此網站上刊登故事的機會。

註冊以獲得特殊優惠!

獲得來自 SanDisk 的特殊促銷優惠與攝影技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