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旅行

搭車旅行者日記

以搭便車的方式,翻越加拿大北部 1,000 英里路程

搭車旅行者日記

 

攝影:Kris Krug

2012 年夏末,我給自己編了一些花言巧語,趁銀行裡還有點存款,對未來也還沒有什麼計畫,我決定從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伐木小鎮喬治王子城,以搭便車的方式旅行到千里外的育空地區首府白馬,並在離育空河道森市採礦場前約 400 英里的地方划船。這是一個描述我們如何以搭便車的方式往北國旅行的故事。

攝影:Kris Krug

一:這是 2012 年 8 月的開始。我們站在位於不列顛哥倫比亞省,喬治王子城北部的黃頭公路上,這裡有一間靠近一間加油站廣告的平價咖啡廳。當時約攝氏 20 度,且到處瀰漫灰塵。在我腳下的是一個佔我體重約 65% 的大背包。一個叫做 Nic 的高大紅髮男子和我一起合影。我們向北前進。

攝影:Lindsay

二:在皮卡車方向盤後面的人剛離開童年,只比我大一點。他名叫 Chris,他的工作是一個金礦場的機械師。10 秒鐘的印象讓我覺得這個人就是一個平凡的普通百姓。我們談論了在卑詩省北部的開採作業

「如果你不關心環境的話,這裡真的有金山銀山。」

我忘了這是誰說的,但它卻是真實的。Nic 與我朝北方前進找工作,我們的目標是要解決伐木業留下來的各種弊病 — 簡單說,就是樹木逐漸消失了。我們每天在像經過戰爭或龍捲風洗禮過的荒地中央,用手一根、一根地栽下了數千株樹苗。現在,我們所要去的地方已經太遙遠,不是伐木業可以到達的地方。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。

但現在,我們只是在前往德霍夫的 20 分鐘的路上。

三:德霍夫是一個風光明媚、氣候宜人的地方。Nic 和我買了果仁冰淇淋,並討論如何讓我們變成更有吸引力的貨運業者。Nic 想出了將一個人轉成自動說故事機的點子。說「一」可聽取關於鴨子的故事。說「二」可聽取有關摩托車的故事。說「三」可聽取有關史考特 (Scooter) 的故事。沒有人想聽到的故事之三。」史考特是我們的老闆,他算是一個很古怪的人。有關史考特的各種行為,幾乎可以出書了。歷經這種情境幾乎一年後,我還看過 Scooter 睡在一間骯髒的汽車旅館的房間地板上,語無倫次地對我說:「喜歡與人生活在一起的人都是無聊的人。」這段話對我而言聽起來還蠻安慰的,效果有幾個月,或許,也有幾年。

攝影:neovain

四:Todd 正從他朋友的單身派對返回 Terrace。他最喜歡 Eric Clapton 和 Doors。Todd 喜歡釣魚。我們曾駐足在一處我已經不記得名字的瀑布,還記得那是一個有金色陽光的午後。三個在當地土生土長的女孩坐在草地上,還有一隻互相凝視的狗。瀑布上面,在斷層另一邊草地上還有一幅巨大的橫幅。上面的標語就是您可以在加拿大北境到處看到的內容:「這裡是印地安人的土地」(THIS IS INDIAN LAND)。

五:夕陽西下時,我們停留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史密瑟斯。這裡有一間啤酒廠,稱為 Plan B。Nic 和我買了大瓶的黑麥啤酒和黑色的淡啤酒,我就在副駕駛座喝了起來,並把腿伸到小摺板上,跟 Todd 聊起釣魚的趣事與 60 年代的音樂。我出生的地方距離這裡有半個地球遠,那是一個有圍籬的土地,那裡盛產清新順口的比爾森啤酒和淡啤酒,這些都是我長大後在加拿大所喜愛的啤酒,只是我以前是在一切都很嚴謹的法國東部,現在卻是在一切都可隨心所欲的加拿大。突然間,我對日落有一種歡欣的感覺。

攝影:lesley gouger

六:Todd 在卑詩省的 Kitwanga 橋樑與我們告別。這裡有一個巨大的方向指標。距離白馬,還有一千多公里的路程。我煮了洋蔥和湯粉,而 Nic 則負責搭帳篷。那是一個平安的夜晚,但當我想起這是我們第一次以天地為家的夜晚時,我總是會感嘆這世上可能不會有人知道我們現在身處何處,那是一種連重量感都要消失的感覺。這種感覺雖然不太尋常,但也不是很難熬。我很容易地入睡了。

七:早上,趁著伐木設備休息的間隔,我們花了點時間在 Kitwanga 閒逛。我們知道,這樣做是沒有意義的 — 因為一部個鬆土機沒有辦法帶我們去白馬。我們還是這樣做了,或許,這是一種樂天的自娛。如同所有前哨城鎮一樣,Kitwanga 也是一個美麗中帶有淡淡哀愁的小鎮 — 當看到有人用指甲與牙齒雕刻入骨時,那種感覺是很絕妙的,一種人性舒適對照荒野的美感,但又流露出狂野而毫不妥協的尖銳。這些房子的一草一木的背後盡是汗水與勇氣。

八:在我們嘻嘻鬧鬧地在 Kitwanga 路上約 20 分鐘的時候,有一輛小型的綠色房車靠了過來。我們還搞不清楚狀況,但他卻是我們的救命仙丹。轎車裡坐著一個名叫 Bobby 的男人與一條叫 Voodoo 的狗。Bobby 身上的刺青已經數不清了,他的腦門上甚至還刺了一個很有個性的時鐘。Bobby 在南方有一些聯繫,但毫不唐突地,他正朝北方的白馬前進。我們勉強擠入車子,但能有這樣的安排我們已經謝天謝地了。

攝影:Christiaan Triebert

九:接下來的 16 個小時,用風景來描述最好了。那裡有閃著金光的湖泊與色彩斑斕的岩石。樹木的顏色越來越深了,這表示這麼北方的地方已經沒有伐木業了,且地平線也越來越模糊。當我們進入這個被火紋身過的國度,我們可以開始隨處看到高大的、紫色的被火燒過的雜草。被燒過的森林景象一定會讓你永生難忘。有時候,當 Bobby 與我談這件事情時總會有點唏噓不已,但時間長了,我們也不能一直討論這個,因此有時彼此匯出現一段舒適的寧靜時光。有時候,我會讀一點托爾金的雙塔奇兵。它非常適合在這裡閱讀。

攝影:Boris Kasimov

十:當我們在了位於白馬的育空小釀酒廠的停車場時,彷彿時間都凍結了。我們覺得,這時最好來杯啤酒。明天,我們將尋找一條獨木舟和一個貪杯之人,但今天我們可以在午後的陽光下喝著夢幻般的紅啤酒。說真的,此時此刻,真得沒有什麼比現在更美好的。




Pinterest Tumblr

Tereza Jarnikova

Tereza 是一名熱情的旅遊部落客,他研究的是數學與樹木,正嘗試解開函數與形式的優劣比較。
閱讀更多

您做過最長的公路旅行是哪一次?



分享您的故事 Instagram

使用湊雜標題 #sandiskstories,即可獲得在此網站上刊登故事的機會。

註冊以獲得特殊優惠!

獲得來自 SanDisk 的特殊促銷優惠與攝影技巧。